Lee

[Evanstan]Several Sins -15(全文完)

夜藤:

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14
◎(偽)PWP走向,少量Kink,不適者請繞道,RPS都是OOC
◎終於來到完結篇,為了寫終章回頭把前面全看一遍,幸好這麼做了,也發現自己廢話真多!終章依然話多,但儘量不廢,衷心感謝看到這裡的所有人,包子去了趟中國,讓大家更知道愛他的理由,這個時間點寫這篇文對我來說充滿意義,希望對你也是!Hail Stucky!Hail Evanstan!同樣感謝寫作期間一起增生腦洞的小夥伴,即時科普資訊的小天使,沒有你們就沒有這篇文(鞠躬)


AO3


一則故事要開始總是很難。
結束它也一樣難。


在這則故事的開頭,Sebastian躺在Chris的床上,他的手機擺在旁邊,響了起來。他沒有接電話,因為他忙著和Chris做愛,那是酒店的房間,當時他們還在拍戲途中,只能利用偷來的空檔偷情。
兩個總是被時間追著跑的人,心情十分鬱卒。這樣的鬱悶與不快,誕生了故事的開端,若以前後呼應的做法,故事的結尾,他們也應該要躺在床上,不受時間的限制,歡快地做一場愛才對。
那是小說裡會出現的情節,或者電影,前提是,他們都是小說或電影裡的角色。但很可惜的,Chris和Sebastian是活生生的人,生存在這個真實的世界,他們在認識彼此之前,屬於自己的人生就已經開始了,同樣地,在和彼此分開後,他們的生活也還要繼續。


Chris在波士頓出生,一個座落在大國家的大城市,擁有和歷史一樣著名的風景。Sebastian出生的國家有美麗的多惱河流過,他的童年卻在歷史裡度過,在他十歲前,他的國家發生了一場政治革命,雖然那不是主因,他的母親仍決定帶他搬離祖國,來到美國這個自由國度。又過了很多年,Sebastian才認識了Chris,在此之前,他們即使待在同一片巨大的土地上,也居住在不同的城市,生命擁有大相迥異的面貌。
一個人的人生是很私密的事,和攤演在公眾眼前的完全是兩回事。如果每個人身上都有一本筆記本,並被規定要把生活中的大小瑣事都寫進去,這些密密麻麻的內容,除了本子的主人,大概沒有其他人有興趣知道。
Chris Evans有他自己的一本本子,Sebastian Stan也有他的,誠如之前說過的,倘若在初識的那一刻,兩人就把本子扔到對方面前,強迫對方觀看,那麼在有機會更深入了解彼此之前,他們就會把彼此嚇跑了吧!所幸,沒有人這麼做,雖然兩人在一起確實做了不少蠢事,還是懂得守護最基本的隱私。
屬於一個人最深層的隱私,也就是他的秘密,書寫在無人知曉的紙頁夾縫。在這則故事中,屬於Chris和Sebastian的秘密散落在各個篇章角落,有些角落是重合的,有些場景則在不同的地方上演,只要他們不說,兩人都不會曉得彼此經歷了這些事。但是觀眾知曉一切,守口如瓶的觀眾們,默默隱忍到現在,既沒打斷也沒發出噓聲,那麼,或許你們還有耐心和一絲絲的興趣,得知在故事的最後幾頁中,這兩人發生了什麼……


※※※


2015年9月25日。
這天,Chris一大早就爬起來,他在下午才有工作,卻得早早去搭飛機。因為這個工作在另一座城市進行,他已經很習慣這種事了,他刷完牙後換上便衣,提起一個輕便的行李袋,把鴨舌帽戴在頭上,離開住所。
外頭豔陽高照,帽沿形成一片完美的烏雲,躲在下面很安全,既不會被曬傷,也不太輕易被人認出臉。可是城市的好天氣到郊區時就變了個樣,水氣凝聚在機場上空,形成一大團難以散開的濃霧,Chris的班機因此遲了半小時才起飛。
依照大眾對Chris的認識,他很敬業,也不喜歡事情失控。班機誤點這種事,誰都不想碰上,卻也避免不了。他坐在經濟艙的座位上,帽子沒有摘下來,他特別被劃到不起眼的角落位置,可是他的焦慮讓他變得很醒目,他不停看表,當飛機好不容易起飛,駛離白茫芒的城市,他也沒有停下這個動作。一位女空服員走到他身邊,詢問他要用什麼餐點時,她問了三次,他才聽懂她說的是他想吃牛肉或雞肉、紅燒或咖哩、麵條或白飯?不過最終他也不記得自己吞下了什麼。
Chris沒吃早餐,他的胃袋理當還有很大的空間,所以他吃完飛機餐後,又要了一杯飲料來喝,他想過要點酒,但工作前喝醉就太不敬業了!所以他點的是蕃茄汁,攝取維生素對人體有益,卻沒辦法安撫躁動的大腦。
在機長拿起廣播器,宣佈飛機在十分鐘後會抵達目的地的好消息時,Chris解開安全帶,跑進洗手間,把胃裡的東西吐進馬桶,蕃茄汁的鮮紅色混著動物肉塊,讓他看起來活像吐出了內臟。


這些都是沒有出現在故事中的小細節,Chris沒有向任何人提,所以,當他終於到達鹽湖城的漫展會場時,每個人都在等他。他的班機遲飛,接駁車又在市區裡迷路,這些煩瑣的小事,不需要拿來打擾認真工作的人們,Chris知道自己只能用更高速的行動力來追趕進度。
他一脫下帽子,就有人拿梳子來替他梳頭,把汗水浸濕的髮絲一根根壓平,讓他從狼狽變得體面,接著又有人用面紙擦掉他的汗,拿粉底給他撲臉,讓他等等在鏡頭前更上相。Chris被一大堆手按在梳妝椅上,有種自己還在坐飛機的錯覺,勒在胃部的壓迫感不僅沒有解除,反而更加深了。他做出一個解開安全帶的動作(在場每個人都很忙碌,沒人留意到這怪異的舉行),招手叫來一個工作人員,請對方借他一瓶古龍水。
Chris平日不擦古龍水或香水,可是他稍早在機艙裡吐了,需要掩蓋身上不潔的味道。他把噴嘴對準手腕和脖子,灑出一層層人造液體,隨著血管跳動,過濃的麝香味和胃液的酸味、腥騷的汗味全部交雜在一塊兒。
在Chris的行李袋中有口香糖,他還來不及拿出任何一顆塞進嘴巴,工作人員就把他的袋子拿走,他只好就這樣硬著頭皮走進攝影棚,途中時不時朝掌心呵氣。等他到了棚內,他連做這個蠢舉動的時間都沒有了,攝影棚被亮銀色的布幕給包圍,狀似最初階的拍片現場,銀色的正中心站著一個男人,男人的周身在發光,就像被星星簇擁的行星,不過那些光芒比星星的光芒更刺眼,它們全都來自鏡頭的鎂光燈。
Chris朝那顆行星走過去,它的運轉牽引著他的動力,他卻無法走近那個男人,有太多雜訊不斷闖入他們之間,把炫目的花白染成彩色。Chris來自一個起霧的城市,如今又掉進更大團的迷霧,他花費了最大的努力,才讓自己站穩不至於跌倒。
攝影機的快門是把犀利的剪刀,他抬起手的動作被剪成一幀畫格,伸出手又是另一幀畫格。
後來,Chris終於觸碰到了男人,對方的掌心俯貼在他的手臂上,他的掌心覆蓋住他的身體,源源的熱度從那具身體傳來,滲進Chris的皮下,他的每顆細胞都吸得飽飽的,就像被灌進煤油的馬達頭。
今天是漫長的一天,從Chris睜眼的那一刻起,二十四個小時只過了一半,現在,他得到足夠的力量走向另一半。


※※※


同樣的一天,同樣的時間裡,若有人想了解Sebastian經歷了什麼事,可以回頭看看故事的第十三章。重覆描寫的片段只會令人厭煩,所以,這裡銜接上故事中沒有的場景:
Sebastian把Chris從房間裡送走後,他站在原地,發著呆,試圖回想幾分鐘前所發生的一切。十四章中,他和Chris的相遇是一個環扣,像活頁夾把那些散落的書頁集合起來,如今,Chris離去,他又陷入了獨白時間,在他的眼前翻開一張新的空白頁,他不曉得自己該寫什麼上去。
一個人如果有機會,時時刻刻翻閱自己的過去,檢視那些小細節,那麼他會發現自己錯失了很多事,卻無法拿一支紅筆去改正。Sebastian和Chris在攝影棚見了面,然後他帶他回到自己的房間,這一大段過程中,他的記憶是零碎的,若日後他有機會跟Chris聊起,他會知道對方也是。在漫展這類的活動中,很多當事人的記憶都得靠相機鏡頭來拼湊,如果Sebastian想確定自己的表現好不好,他得看了粉絲傳到網路上的照片才知道,在那之前,他能做的只有一件事:
他告訴Chris,說對方表現得很好,這不是謊話,在Chris面前,Sebastian不能撒謊,因為Chris對他很老實。按兩人重疊的經歷,當他們嘗試隱瞞某些事時,往往不會帶來好結果。恐慌症是Chris的弱點,他卻選擇在Sebastian面前將它不遮掩地攤演開來,就在剛剛。


Sebastian不是什麼好的救生員,他去游泳池游泳,有時還會被水嗆到,所以,他了解喘不過氣來的痛苦。在坐電梯時他就察覺到Chris的異狀,那個小空間裡的氧氣很有限,他找尋房門鑰匙又花了太多時間。
於是他抱著他,用手撫摸他的背,在他小的時候,他母親偶爾會這樣做,在他們搬到一個陌生的城市時,雖然Sebastian已經長大了一些,母親還是會這樣做,當他半夜被某些不愉快的夢境驚醒而發出怪異的呻吟聲。
在Sebastian的擁抱下,Chris的呼吸漸漸變得平順,氣管裡的雜音被移了出去,等他再開口講話時,又恢復成好聽的、有些低沉的嗓音。
這下子緊張的人換成了Sebastian,當Chris說,他很高興見到Sebastian時,他想告訴對方他也很高興,卻只能顧左右而言它。幸好,現在Chris不在這裡,雖然Sebastian的困窘已經被他發現,就像從Chris氣管中呼出的酸味、脈搏前滲出的古龍水香味,都躲不過Sebastian的感官。想改寫自己丟臉的歷史,此刻顯得太慢了,不過Sebastian還有能力扳正接下來的事。
Chris向他提出一則邀約,事實上,是Sebastian邀約對方,對方說他等一下還會回來這個房間,而Sebastian沒有拒絕。門鈴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響起,若Sebastian希望自己在未來表現的比過去好,最好別繼續傻傻的站在原地!
他把鞋子蹭離腳掌,放進玄關的鞋櫃,接著他轉身,穿越大大的房間,走向角落的主臥室,他一邊走一邊把褲子和襪子脫下來,留在床舖上,他將手伸進敞開的行李袋拉鏈,找出一盒刮鬍泡,再帶著它和汗濕的身體走進浴室。


※※※


另一邊,Chris也踏進了浴室。
他房間的格局和Sebastian的一模一樣,浴室就在玄關旁邊,一進門就能看到。不同的是,Sebastian的房間在八樓,Chris在五樓。
他很順利地拿到了房卡,這是結果,過程則是另一些小細節,不算太瑣碎,所以提一提無妨。
一開始事情沒那麼平順,Chris步出Sebastian的房間,再度踏進電梯時,他其實有些抗拒,那些被他呼出的髒空氣還盤踞在那兒,三面大鏡子把他困在中間,他環顧周身,孤單一人,彷彿又回到那個狹窄的魔術箱。
幸好,抵達一樓大廳時,這種感覺就消失了,因為那裡全是人。人多的地方通常不會令Chris自在,但眼下境況不同,他才從另一個戰場歸來,如今不過是硝煙散去後的場景。今天來這間酒店入住的有八成都是漫展遊客,所以這些擠在櫃檯前、等候著拿房卡的人們,他們剛才很可能都和Chris拍過照,由他們散發出的氣場如此熟悉,讓這個偌大的空間溢滿著友好又親切的暖意。
為了消化比平日更多的旅客,櫃檯開了四條服務線,每個服務生面前都站了三到四位客人,Chris打算排到其中一條隊伍後面,可是當他從連接電梯的長廊邁出腳步,正要站到燈光底下時,靠近他的那面牆上有一道小門,門被打開,一雙手把他扯了進去。


『您應該早點來的!』把Chris扯進門裡的是一個衣著筆挺的中年女子,她胸前掛了一張名牌,上面寫著值班經理。她拎起Chris的行李袋,在他進門後就交給他,她應該等這一刻等了很久,所以Chris接下袋子,乖乖的點頭認錯。女經理不曉得他經歷過的故事,他也沒必要佔用她更多時間,女經理讓Chris在小房間等一會兒,她去前台替他登錄資料。
Chris站在原地,他手裡的袋子揹帶上繫著鴨舌帽,現在他已經不需要它了。女經理的想法正好與他相反,她滿腔好意,不過她把Chris抓進門的動作還是引來了注目,那就像一道探照燈的光,把櫃檯前排隊的人群視線全部拉過去,有眼尖的人已經發現了那個消失在門後的身影就是美國隊長。
在攝影棚,群眾穿著五顏六色的戲服時,多少能提升辨識度,可是一旦這些人脫掉戲服,Chris就沒辦法認得他們的臉,反之,他脫下了美國隊長的戲服,這些人還是能一眼認出他來。
女經理從前台回到後台,她把房卡、早餐券,還有一張寫著抬頭的發票遞給Chris,他道謝著收下,並湧現一個想法:他想請女經理讓他從前台的門出去,這樣他就能和排隊的人打招呼,可以的話還能拍幾張照。即使站在門內,Chris也聽得見門外傳來的細小窸窣聲,那來自人們交頭接耳的談話聲,音量很收斂,熱度卻足以擠破木板衝進這個小房間。
可是Chris沒有開口,他把這個衝動的想法壓了回去,就像人們為了他壓抑的熱情。他知道這麼做並不妥當,Sebastian就曾經在費城漫展門外和沒有買票的影迷合拍而遭到告誡,這是Chris從Luke那裡聽來的,魔鬼經紀人在轉述的同時也警告Chris不准幹一樣的事。


所以,敬職的女經理推開同一扇門,讓Chris從側牆出去,她完成了她的工作,Chris也不想為難對方。不過,人性總是有叛逆成分,更何況Chris一直都有冒險精神。他揹起行李,從光亮的小房間走向晦暗長廊時,他能夠感覺到,大廳人們的視線一路尾隨著他,它們就和紅外線一樣炙熱,幾乎融化他的骨頭。
在屋樑落下的大片影子中,Chris停止前進的腳步,轉過身,在這一秒,隊伍裡有個女孩立刻舉起手機,想要給他拍照,卻被她身旁的男伴攔了下來。女孩察覺到自己的激動,她放下手機,露出愧疚的表情,Chris比她更愧疚,他前不久才拼回四肢,找到呼吸能力,做不出太高難度的表演,不過他還能為他們做這個:
他把雜物握在左手,併攏右手五指,從額頭揮向前方,他右腳往左划,腰際也從右邊拐向左邊,完成一個誇張的、疑似百老匯才會出現的鞠躬動作。
大廳的人們先是愣住,隨後爆出毫不抑止的笑聲。


※※※


從大廳返回房間後,Chris進入浴室。這個時間,Sebastian也在浴室裡,他脫掉上衣和內褲,把它們吊在門板的掛鉤上,他只打算簡單沖個澡,明天份的新衣服明天再穿,他總共只帶了兩天份的衣物。
在八樓底下的五樓房間,Chris甚至沒打算沖澡,從他離開Sebastian的房間後,他就不時看表,電子表上顯示過了十五分鐘,Chris只給自己預留五分鐘的時間待在浴室。二十分鐘是一道魔咒,填補著故事裡的大量空白(菲利浦球場上,兩人共同消失了二十分鐘、Chris第一次去Sebastian的公寓路上花費二十分鐘購買潤滑劑和保險套),對Chris而言,這二十分鐘若和Sebastian待在一起嫌太短,可是當它成為他和對方分開的時間,就又顯得太長了。


※※※


從蓮蓬頭灑出來的水花打濕Sebastian,他把長髮紮在腦後,用酒店的沐浴精抹在皮膚上,屬於他自身的味道被隱去,人造乳香像一層保鮮膜裹住他的全身。
Chris站在洗手台前,他扭開水龍頭,給自己洗了把臉,粉底液和汗水糊成一團皮膚色,跟著水流一起沖進排水孔。他抬起頭時,鏡子裡有個大鬍子與他對望,那人毛髮凌亂,表情扭曲得讓Chris想打一拳,剛才他都是頂著這張臉和影迷們拍照的嗎?也罷,他最好別再去回想那些改變不了的事!
他拆開牙刷,拿牙膏擠滿刷面,把牙齒來回刷了好幾遍,連舌苔也一併刮掉。他用水撥了撥瀏海,讓它們看起來沒那麼糟糕,從他的領口和袖口還傳來古龍水的香氣,他現在才發現它是那麼陌生。他雙手移向衣擺,本想把衣服脫掉,後來想了想,他行李袋裡只有兩天份的衣服,若他現在換掉它,等等就只能穿浴袍了,於是他又鬆手讓衣服落回原來的位置。


Chris踏出房間時,電子表顯示的時間告訴他,他的動作比預期中還快,他還有三分鐘,這讓他決定不搭電梯,而是去爬安全梯。若他再踏進那個小空間裡難保不會患上幽閉恐懼症,他實在無須給自己添加更多病症。
當Chris爬樓梯時,他的手機在褲袋裡震動,他把它拿出來,看見What’s APP的提示符號,他一邊走路一邊滑開螢幕,傳訊給他的人是Hayley。
『我看見漫展照片了,你笑得活像個思春期少女!』Hayley在訊息裡寫道。
Chris原本懶得搭理對方,可是轉念一想,Hayley這時間能給他發訊,若不是還沒搭飛機,就是已經到了鹽湖城,明天她和他有相同的行程。於是他飛快用手指敲鍵盤,雙腳繼續移動。
『妳在哪?』
『紐約,等起飛中。』
『班機誤點?』
『不,是剛才我還有工作,我跟你不一樣,沒有閒到可以提前在下午報到。等我到酒店應該是九點以後了,去酒吧喝一杯?聽說那兒的調酒很棒。』
Chris這時越過了六樓和七樓的交界,即將前往第八層:『不,今晚我沒空。』
『要幹嘛?』
『我有約會:)』


※※※


門鈴是一道清脆的、細小的鈴聲,像鳥兒啼叫的聲音。這道聲音不曾出現在這個故事的任何角落,因為無論是Chris和Sebastian,都沒有按過對方的門鈴,以致它剛響起時,Sebastian還有點反應不過來。
門鈴又響第二次時,他終於知道那是從哪裡發出來的聲響了,也想起Chris的承諾。它在二十分鐘前才出現在他耳邊,可是對Sebastian來說,那是上一個篇章的事,寫在另一張書頁上。
這道鈴聲把Chris和Sebastian的故事再度串連起來,突然間,他又不是一個人了,兩份完全不相干的紙頁被交疊在一起,裝訂成同一本書。Sebastian原本還站在浴缸裡,門鈴第三次響起後,他拉開浴簾,光裸著踩向地面,他拿浴巾揩乾身體,再把上衣和內褲套上。為了不讓門外的人等太久,Sebastian沒時間回臥房拿他的長褲,就這麼衝向玄關開門。


門一打開,Chris看見Sebastian時,他就知道對方是跑著來開門,因為Sebastian有點喘,同時他也知道對方很匆忙,這再明顯不過,因為Sebastian沒穿下半身的衣物,只穿著上衣和內褲站在他面前。
換作過去,Chris會為自己的冒失道歉,所有的證據都直指一件事實:他太心急了。可是Chris沒有道歉,倒是Sebastian張開嘴巴,他的唇形看起來像要吐出和道歉有關的字眼,若他這麼做,必定是為了自己前來應門的速度太慢。
很幸運地,有某件事打斷了Sebastian,若這事沒出現,Chris也會阻止他。道歉曾經是很好的開場白,可是上一回它出現時是Sebastian爬過了三座高高的陽台去Chris在萊比鍚的酒店房間,Chris再也不想讓對方這麼幹了。
Sebastian的手機擺在L型的吧台上,它響了起來,比起門鈴,這道電話聲突兀許多,音量從客廳傳向玄關,讓站在那裡的兩個人都不自主回頭望向它。
手機高唱著R. Kelly的『I Believe I Can Fly』,在故事的第一章,Sebastian的手機也響起同一首歌,這讓Chris立刻就知道了來電者的身份。
他們總是會被什麼打斷,這些乍現在生命中的、無預警的小插曲。如果保持著當時的初衷,如果這兩人從最開始來到現在,一點兒改變也沒有,那Sebastian就會一直杵在原地而不去接電話。
但事實並非如此,Sebastian給了Chris一個眼神,他們倆都很清楚那通電話是誰打來的,Chris對Sebastian點點頭,後者隨即轉身,背著前者跑向吧台。


「晚安!Anthony,」Sebastian接起電話時說,「你到酒店了嗎?」
歌頌飛翔的曲調中止,如今,流洩在室內的只有Sebastian清亮的嗓音,以及從揚聲孔傳出的另一道男音,Anthony有個大嗓門,這讓Sebastian無須打開擴音器也能達到擴音效果。
稍早之前,Anthony就給Chris傳過訊息,Chris知道對方傍晚時已抵達酒店,他的航程一切順利,甚至比Chris還早拿到房卡。收到Anthoy的訊息時Chris還在攝影棚,所以當下他只丟了一個笑臉符號過去,並盤算著稍晚再撥電話給對方,他怎麼也沒想到對方會先一步打給Sebastian!
——這說明他們交情很好,Chris告訴自己,他在門口待了一會兒,接著把鞋子留在踏腳墊上,走向客廳。途中,屬於Anthony的笑聲一路傳進他耳內,直到Chris站在Sebastian的身後也沒有停止。
Sebastian背對Chris,他的身體前傾,在他的腳掌下還有幾滴水珠,水氣從浴室門內延伸到門外,在木質地板留下一串腳印子,Chris就是踩著這串腳印過來的。Sebastian一隻手肘撐在吧桌上,另一手繞到身後,朝Chris擺了擺,示意他知道他來了,可是他在講電話,暫時沒空招待他。
——這說明Sebastian和Anthony交情很好,再一次地,Chris對自己說。認識的時間長短不能決定情感深厚,他知道Anthony關心Sebastian,他很高興他所愛的兩個人都從彼此身上得到最好的情感,能認識這兩個好人是一種幸運,只不過這種愛和那種愛不一樣,幸運的分配比重也不一樣。
Chris深知這些道理,他也知道,Sebastian根本不需要招待他,因為他不是客人,一個人不會只穿著一條內褲就來給他的客人開門。Chris站著不動,從距離一尺的地方打量Sebastian的背影,他身體的重心從右腳換到左腳,然後又換回右腳。Sebastian穿著和白天同樣的深色上衣,背肌伴隨講話的頻率起伏,三角型的內褲勒住屁股,兩團渾圓的肉塊鼓鼓地突起來。稍早在會場時,Chris花了大多數的心力做好該做的一切,現在,他根本不想再浪費力氣控制自己的目光,他直勾勾盯住眼前這一幕。
從Anthony和Sebastian的對話中,Chris得知前者已經在房間安頓好了自己,他想找Sebastian去吃晚餐,若可以再順便去喝酒,對於這間酒店的調酒Anthony和Hayley有一樣的評價,他們上的說不定是同一個旅遊網站。


Sebastian半個身體趴向吧桌,他用後腦勺對著Chris,一撮撮潮濕的髮絲向下垂到肩膀又往外翻翹。這時,他的腦袋歪向一邊,原本他右手拿著手機,現在他把手放了下來,改用臉頰和頸窩夾住機子,從Chris的角度,他能看見Sebastian兩手都擺在桌面上,十指絞在一起,一手的指甲扎進另一手的指縫中。
隨著Chris的接近,Sebastian講話的速度變快,手指的動作也越頻繁,這讓Chris做出一個決定:他越過Sebastian的肩膀,把對方的手機搶走,在Sebastian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前,他把手機貼在自己耳邊,和Anthony問好。
「操,怎麼會是你?」Anthony聽見Chris的聲音嚇了一大跳,「你綁架Sebastian了嗎?」
「才不,Seb,你替我澄清一下,」Chris笑瞇瞇的把手機轉向Sebastian,後者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他呆了幾秒鐘,接著將嘴唇湊近揚聲孔,「我很好,Chris在我房裡。」
話筒那端的空氣陷入凝滯,等Anthony再開口時,他壓低了好幾個分貝數,「我明白了,把手機拿給那個混蛋。」
Anthony不知道的是,被綁架的不是Sebastian而是他的手機,Sebastian眼睜睜看著Chris把他的iPhone又轉回去貼住耳朵,「別那樣稱呼我,夥計,我正打算撥電話給你。」
「你他媽在搞什麼鬼?」
「和你做的一樣,關心我的好朋友。」
「去你的,少跟我裝蒜!」
「我說的是真的,我想找Sebastian下樓吃晚飯。在我的計劃中,我也想邀請你,誰知道你比我快一步,剛才我還聽見你問Sebastian是不是想去酒吧喝一杯——」
「好了,閉上你的嘴Chris,在我的計劃中,我本來也打算邀請你的,但我現在改變了主意。」
「什麼意思?」
「你們兩個去吃飯就好,我要叫客房服務。」
「為什麼不跟我們一起?」
Anthony發出清喉嚨的怪聲,「我突然覺得有點不舒服……」
「天吶,你還好嗎Tony?」
「多謝你的關心,老兄,我沒事,八成是在飛機上吃壞了肚子。」


通話結束了。即使Anthony把聲音壓得很小,但Sebastian站得離Chris那麼近,還是把對話聽得一清二楚,他看著螢幕前的光亮熄滅,臉上的表情哭笑不得,Chris把手機放回吧桌上,他抓起Sebastian的一隻手,朝對方笑了笑,接著他將他的三根手指往下折,食指和中指放進嘴巴。
Sebastian的心肌縮了起來,他倒吸一口氣,Chris用舌頭舔他的兩根手指,柔嫩的舌面掠過指甲和指肉中間的些微刺痛。他的口腔很溫暖,緊緊包覆住他,經過大約一分鐘後,Chris放開Sebastian,他的手指上都是他的唾液,他的臉頰紅了起來。
「我不該打斷你們的談話,」Chris說,「對不起。」
Sebastian注視著Chris,後者的語調是這麼真誠,哪怕那當中沒有流露出任何悔意,Sebastian卻也提不起一絲怒火。他應該要發怒的,不是嗎?上回Margarita搶走Sebastian的手機時就差點惹火了他。
有些人侵犯他人隱私會激怒對方,有些人卻不會,聽上去很不公平,但世事就是如此。
Sebastian所做的只是苦笑搖搖頭,「Anthony知道了?」
「他不知道,我什麼也沒對他說。」
「那Scott?」
「我也沒對Scott說過,但他猜到了,他提出他的疑問,而我沒有說謊。」


好吧,Sebastian心想,好吧。那麼老實的Chris,誰能對他發火呢?他想到上回在電視上看見的訪談,當記者問起Chris是不是單身時,Chris做出的肯定答覆,他才和前女友出去遛了狗,現在卻又自打嘴巴,Luke會被氣炸的,Sebastian卻沒辦法對此生氣。
Chris靠上前,他抬起Sebastian的下巴,給了他一個吻。他的嘴唇輕輕碰在他的嘴唇上,一下子就放開,Sebastian沒有反抗,於是他又給了他第二個吻,第三個吻。
有如散落在明信片上的蓋印戳記。
「放輕鬆,」Chris張開手擁抱Sebastian,稍早他也這麼做過,不過當時呼吸有困難的人是他而不是Sebastian,他聽見從對方鼻管傳來的雜音,他撫摸著他的背部,「放輕鬆。」
Sebastian的呼吸聲在Chris的手勢下慢慢平穩,他吐出一口長氣,在肺葉恢復成既有形狀時,他伸出手臂摟住Chris的肩膀。
這給了Chris更多的勇氣和機會,他的大腿擠進Sebastian的兩腿,體重有一半都壓在對方身上,他們又開始接吻,這次的吻不再是前幾次的蜻蜓點水,兩人都伸了舌頭,彷彿早就約定好。Sebastian的臉頰和嘴唇有刮鬍泡沫的薄荷味,Chris吸嗅著這抹醒腦香氣,手掌往下移,用力揉起Sebastian的屁股,後者向後一個跨步,整個人被Chris抱起來放上吧台。


[中段文字請點此]


※※※


稍晚他們下樓,一起去餐廳吃晚餐。
脫掉鞋,走進室內,穿上鞋,走出室外。一樣的兩個人,不一樣的是,這次他們沒有躲藏,他們用不著躲躲藏藏,彷彿昭告全世界自己做了什麼虧心事。如果Chris和Anthony並肩走在走廊上,根本沒人會覺得他們有什麼不對勁,Chris跟Hayley在一則短視頻中擁吻,只為了打贏和Clark之間的無聊競賽,影迷興奮的不得了,覺得他們倆是好朋友的人,卻遠比覺得他們是情侶的人來得更多。


這間酒店的調酒確實不錯,當Sebastian點了第一杯伏特加萊姆汁,杯子裡插著兩根吸管,Chris拿起其中一根吸管嘗了一口,確定伏特加的品質很好,他們就決定繼續待在餐廳裡,不必轉移陣地去酒吧了。
Sebastian點了海鮮燉飯,Chris則是鮮蔬義大利麵,他拿叉子叉走他盤裡的蝦,他從他的麵裡挑了幾根綠色蘆筍。等他們把胃袋填得滿滿,服務生走過來把空盤收走,再端上新的一輪酒,服務生早就認出兩人的臉,基於他們在這裡待的時間夠長,隔壁桌的客人也開始時不時往這裡瞧。
鄰近兩人的其中一張圓桌,坐在那兒的女孩們應該是Chris的粉絲,她們沖著明天的活動而來,屬於Sebastian的粉絲有很大一部分今天就退房了。女孩的面前也擺著色彩豔麗的調酒,在吃完裝飾用的水果後,她們就再也無法保持專心,Sebastian的座椅背對著圓桌,從他腦勺後方,他能感受到一大波竊竊私語朝這個方向襲來,那是他熟悉的愛意,接受灌注者則是坐在他正前方的男人。
「別轉頭。」Chris一手擱在Sebastian的酒杯上,另一手舉起來,朝圓桌方向招了招,他臉上掛著招牌式微笑,就像在夜晚出現的太陽。
Sebastian光用聽的都能感覺背後的女孩們快要昏倒了。


「為什麼不能轉頭?」Sebastian問,他作勢鼓起腮幫子,「我又不會嫉妒。」
「我怕她們會嫉妒。」
「嫉妒誰?我嗎?」
「是嫉妒我。」Chris的視線從後方收回來,落在Sebastian身前,他雪白的牙齒還露在外頭,扎得Sebastian有些睜不開眼睛。
他們都知道這是則玩笑,所以不約而同地咧齒笑開。事實上,沒有人會嫉妒,令女孩瘋狂的是她們發現坐在這裡的人是美國隊長和冬兵,他們是來到這兒吃飯?還是別的?兩人的面前有酒杯,談笑時臉頰上有些紅通通的,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這都很像一場約會。
正因如此,正因為它是一場約會,人們反而會接受相反的事實:這不過是兩個好朋友坐在一起吃頓飯吧!魔術師大大方方擺在舞台上的道具,不會有人相信那兒躲著兔子,白鴿隨時可能從裡面飛出來,秘密一定是藏在更為隱匿的地方。


女孩們後來把喝了半杯的調酒留在桌面,先離開了。看著她們走去櫃檯付帳的背影,那些飄揚在腰際的長髮、裙擺下方的纖細小腿……好吧,Sebastian得承認,他還是有點兒嫉妒的,在Chris出現之前,他畢竟是一個性取向正常的男人。
但也沒人能說他現在不正常,他只是又變得有些孩子氣,Sebastian的前女友們總是這麼說,說他像個長不大的孩子,依附她們的雙手就像依附嬰兒床邊的扶手,一旦爬出那個小柵欄,來到外面的世界後,他就不曉得怎麼辦才好。
「你不要再盯著她們的裙子看了,」Chris說,「我不太高興。」
Sebastian的思緒被打斷,他的視線回到眼前這個男人,對方又在向他坦白,由他說出口的嫉妒,像是丟進酒杯的櫻桃。Sebastian拿起他剛點的櫻桃摩奇多,喝了一口,甜味在舌面上擴散,被稀釋後的酒精並不傷人,只是讓大腦有些醺醺然。Sebastian微笑著用舌頭捲進一顆櫻桃,嚼進酸甜的果肉,舌尖把櫻桃梗打了一個結之後再吐出來。
「送你。」Sebastian把打結的果梗放到桌面,推向Chris,後者看著這場表演,目瞪口呆,他把那個濕滑的小東西拿起來,在半空中轉來轉去,交叉的紅色梗結看上去像是心的形狀,「這是變魔術嗎?」
「是我小小的賠罪。」
聞言,Chris露出大大的笑容,他盯著Sebastian的嘴唇瞧了好一會兒,彷彿對隱藏在裡面的秘密很感興趣。不過,這裡不是探索的好場合,就像在所有公共場合都必須自律的人們一樣,Chris攤開一張餐巾紙,把櫻桃梗包起來,再將它收進自己的口袋。


他們又在座位上坐了一個小時,時間已超過九點,Hayley應該已抵達鹽湖城,Anthony也該享用完他的客房餐點了。原本,Chris和Sebastian還會在對談中有一搭沒一搭地提示對方,是不是該給樓上的兩名友人打個電話,讓他們下樓加入這場飯局,然而隨著倒進體內的酒越來越多,這種無謂的客套話再不復出現,只剩下兩人的獨白。
在Chris眼中,Sebastian的臉越來越通紅,一部分是燈光造成的,一部分是酒精造成的,他關注著對方的動向,他還記得上回Sebastian喝醉之後不舒服的樣子。相對地,今晚Chris的狀態不錯,他交替地喝著啤酒、調酒和烈酒,精神卻變得越來越好。
酒精對Chris帶來的影響,就是讓他的膽量變大,桌上放著他和Sebastian的皮夾和手機,越過這些東西,Chris去摸Sebastian的手掌,一開始,他只用幾根手指試探,當他發現對方沒有回絕這個小遊戲時,他的動作越來越大,最後索性翻過Sebastian的掌心,覆蓋住對方整隻手,它無比溫熱。
這樣的舉動已經越界了,非如此不可嗎?Chris捫心自問,是,非如此不可!他愛這個男人,時刻渴望與對方進一步接觸,不管這個世界怎麼想,不管旁人怎麼定義他的愛。一份愛為什麼非得被冠上名字不可呢?一朵花結在樹上,長在草叢,插在花瓶裡,在你眼中,它都很美麗,除了寫在教科書上的學名外,沒有人會給一朵花兒取名字,但它依然芳香。
Chris用指腹搓著Sebastian的皮膚,把更多熱意留在那上頭,他的舉止很大膽,也很小心,Sebastian沒有推開他,甚至悄悄地回應他,等到有人接近時兩人才又分開來坐回自己的位置。餐廳裡的客人越來越少,直到打烊時間之前,都不會有人來趕他們走,如今會留意到兩人存在的只剩下服務生,他們有時來更換酒杯,有時來替空杯子倒進檸檬水,其中一人還拿著拖把伸到桌子底下,拖乾兩人腳邊的水漬,美國隊長和冬兵在桌面上搞了什麼鬼,這些人可能沒看到,或者看到了假裝不知道。
就是這樣偷得的快意,讓兩人無法自拔。看起來像那麼回事又不像那麼回事,在空氣中瀰漫的曖昩,和酒意一樣去了又來,與其說是挑逗,更多的是對這個世界的挑戰。


打斷兩人這場小小探險的,是一個突來的訪客,他是一位出名的漫畫家,在這間店裡擺設著一些和電影星際大戰有關的主題玩具,那是出自他筆下的創意。漫畫家不曉得什麼時候出現在餐廳內,他拿著自己的酒杯以及那些小小的玩具,晃到Chris和Sebastian的桌子旁邊,當他自我介紹時,兩個大男孩都瘋了,他們瞬間忘記自己被打擾的事實,因為他們都是忠實的星戰迷。
漫畫家坐在Chris旁邊,兩人聊得很投緣,間中,Sebastian離開座位,折返時又帶了更多的酒,他的步伐已經不太穩當,Chris看得出來,所以他們移到另一張有沙發座椅的桌子去。在那裡,Chris應漫畫家的要求,他拿起一個實驗性質的玩具,也就是一支天行者的光劍,它只有短短的柄頭,光影特效透過放映機折射出來,Chris作勢將光劍揮舞,揮向Sebastian,Sebastian躺在他的椅背上,配合著仰高臉孔。
漫畫家用手機拍下了這一幕,照片中,光影投射在Sebastian的脖子上,就像Chris真的拿一把劍砍向他的喉嚨,當然,這只是做戲,無論如何,Chris都不會做出傷害Sebastian的事。
還有另一張照片,Sebastian張大嘴巴,從他嘴裡噴射出一道光束,彷彿他是什麼凶惡的、會毀滅城市的怪物。這也是特效的成果,操作投映機的是漫畫家,按下快門的是Chris,他用Sebastian的iPhone拍了這張照,事後再讓對方把照片傳到他手機裡。


最後,漫畫家也離開了,當時是晚間九點四十分,Chris和Sebastian就著手機裡的照片又討論了一會兒,他們得出的結論是,Sebastian扮演屍體比怪物更稱職。二十分鐘很快就過去了,晚間十點時,餐廳把營業中的牌子翻轉成打烊,Chris和Sebastian不能再待在這個地方。
離開餐廳,他們依然有別的地方可以去,Chris知道,Sebastian也知道,但,再一次地,兩人做出心照不宣的決定。
今天的Sebastian很疲倦,明天Chris還要延續這場疲倦,他們不該再勉強對方,做出更多超出體力負荷的事。這不是一場話別,相反的,兩人都因為這個共同的決定而開心極了。


「該走啦,看看發票上的金額,Emily會殺了我。」Sebastian邊說邊翻開皮夾,尋找鈔票,他的動作不是很利索,那並非生理機能的失調,他只是單純地喝多了,栓在神經上的重量全部鬆懈下來。
Chris把一張一百元的鈔票從皮夾抽出來,遞給Sebastian,「我請客吧。」
「為什麼?」
「回應你給我的禮物。」Chris拍拍自己的褲袋。
Sebastian拿著百元鈔,他的焦距渙散了一陣又聚集,「Chris,那不是價值一百元的櫻桃!」
「事實上還有別的原因,明天你就要回紐約,參加後天的電影首映會,對吧?很可惜我不能第一時間去看那場電影,我相信它棒得不得了,」Chris邊說邊用空酒瓶的邊緣敲向Sebastian的空杯子,「和我說說你在裡面演了什麼角色?」
亮光從吧台的方向一路捻熄,唯獨兩人的頭頂還懸掛著鵝黃色的小燈。剛才他們拜見了一名電影藝術者,他們倆因為拍電影而認識,現在話題回歸到這上面也很正常。
Sebastian的舌尖在口腔裡打轉,他努力思考怎樣才能用最快的時間回答Chris的問題,在店員沒把他們掃地出門之前。
「他叫Chris,是一個很棒的醫生。」
「真的嗎?」
「他救了我。」


Sebastian低頭,看向自己的鞋子,Chris離他很近,兩人的鞋尖靠在一起。
這部電影給Sebastian帶來許多好機會,也讓他結識了更多偉大的人,他所謂的救贖,指的很可能是這個,無論那是什麼,Chris都替對方感到高興,酒精不僅壯了他的膽,還把他變得更大方了。
Sebastian把他從分割的魔術盒裡完整地拖出來,雙手一一擱在他身體上,確認他的器官還在,再用全身的體溫包覆他,哪怕他當下聞起來像個廚餘桶。遇見這個男人是Chris生命中莫大的幸運,無論命運之神的手用什麼理由把對方從另一個國度推到他眼前,他都感謝。獨善其身不是回報的最好方法,他能做的,就是把這些幸運分送出去。
「我們走吧。」Chris對Sebastian說,兩人同時轉動鞋尖,指向同一個方向。
「抱歉,我也還沒看你的電影。」
「哪一部?」
「你自導自演的那一部。」
「哦,」他們走向櫃檯,邊走邊磨擦對方的手臂。關於那部電影,Chris要講的事很簡單,一球盛夏的冰淇淋,一條寒冬的毛毯,一個偶然相遇的晚上,兩個人相視而笑,讓偶然成為必然,「你看過它了。」
步出餐廳,通往大廳的長廊空無一人,Chris走在Sebastian身邊,他用五根手指扣住他的五指。


※※※


每個人都可以當一篇故事的主角,雖然對Chris和Sebastian來說,很大部分的時間內,他們不覺得自己是主角,主角是在故事中佔去最多比例的人,當他們心裡只想著對方時,世界繞著另一個不是自己的個體旋轉,思念是框架,內容被痛苦填滿。
人在面臨痛苦時,總是儘可能地想把自己抽離出去,唯有重逢才能讓思念徹底消失,但是一旦見到了對方,故事篇幅就平均地落在兩副個體和靈魂身上,再也沒有誰主誰從的問題。


餐廳的燈熄滅了,不過大廳仍燈火通明。櫃檯二十四小時服務,從附設酒吧、從外頭的娛樂場所回到酒店的人,佔據著櫃檯、大廳沙發、電梯門前的等候位置,一些初到此地的遊客興高采烈地拿著手機,和眼見所及的每一株盆栽合照。
從黑暗走到光亮處,Chris就放開Sebastian的手,他們的處境看上去和在萊比鍚時很類似,實則大不相同。當時的Chris還很不情願,他認為那是環境迫使他做決定,而他沒有強大到足以對抗它,如今,他的想法已經改變了。
一個人要為自己做出決定很簡單,兩年前在片場外的流動廁所,他第一次從身後抱住這個男人,之後的每一次,他從各種角度抱這個男人,某一次他試著從男人身旁逃離,只因為他像個懦夫,不能面對自己的軟弱。
這些事情都過去了,Chris心想,即使再給他一切重來的機會,過往的他也不會做得更好。包括上一回,當他離開Sebastian,儘管那痛苦萬分,如果世上有時光機的發明,讓他重新倒流到兩個月前,他還是會做出一樣的選擇。因為那時,他的選擇已經不只牽涉到他自己,當一個人的考量中多出了另一個人,從無牽無掛變得處處擔憂,從自私自利變得設身處地——


Chris Evans認識了一個叫Sebastian Stan的男人,他們手上各自拿著一齣劇本,Sebastian最常對Chris說的台詞是:你好嗎?見到他時這麼說,離開他時也這麼說。有時Sebastian還會進一步追問:你感覺好些了嗎?
一開始Chris還會給予肯定答覆,到後來就變得支支吾吾,他發現自己瞞不過Sebastian的眼睛,乾脆放棄拙劣演技,當個老實人。他從只會訴說自己的感受:我很好,我很高興能見到你,那會讓我感覺更好……直到最近,他越來越進步,他也會反問Sebastian:你好嗎?在他從上海打回紐約的越洋電話接通的那一刻,他一聽見Sebastian的聲音,就知道對方在這段期間和他一樣,根本沒睡一場好覺,Sebastian也如實回報了Chris,他回答:我不好。
所以他來到這裡,因為他也在這裡。
事情很簡單,他只要模仿他就行了。他關心他,他也關心他,兩個人老老實實,一點也不困難。


有一些人站在櫃檯和大廳中間的走道,他們沒有拉行李,應該是剛從外面回來酒店,準備要去搭電梯。其中有兩名女孩,她們臉上寫著:『我愛Chris Evans』,Sebastian很早就注意到她們,當他和Chris步入大廳,女孩們的目光就落到他身旁的男人身上,Chris的手掌剛剛才放開,手指沿著Sebastian的腕骨一路往上,搭住他的肩膀,一切那麼自然而然。
Sebastian低聲對Chris說,這兩個女孩應該想找你拍照,他說這話的時候很明白這是犯規的,但他也很確定Chris會答應這項提議,他們可是最好的犯罪搭擋!
果不其然,Chris捏了一下Sebastian的肩頭,他往女孩們走去,迎向她們興奮的目光和無聲尖叫。Sebastian則繞到一旁的電梯口去等著,他倚在牆邊,看見Chris和女孩的臉湊在一起,對著手機鏡頭微笑。再一次地,他感到驕傲,這個男人有時像個孩子,讓Sebastian產生了自己是大人的錯覺,然而在這種時刻,Chris又高大、強壯得足以擁抱整個世界。
他不再感到嫉妒了,嫉妒在這時淪為最低階的情思,Sebastian放任驕傲感盤踞心頭,站在至高的頂點上。『Pride』可以是自大,也可以是自豪,Sebastian自動把罪狀冠上後者,並巴不得拿出來和全世界炫耀。


當Chris回到Sebastian身邊,他們先看向彼此,接著一起走向電梯。距離在兩人的視野中消弭,不再有任何死角。在那之後的事,大家應該都很清楚了,Chris要回去五樓的房間,Sebastian也要回八樓的房間,如同之前說過的,他們的人生在分開之後還得繼續,不會就這樣結束在一幕戲劇化的場景或一段句子裡。
一次就是不曾發生?一次就是從來沒有。這是Chris對Sebastian說過的話,如今他卻不這樣想。他做出了選擇,他也做出了選擇,這些選擇鋪建成堅實的地磚,將兩人一路帶往今天。
Chris不敢說自己對現狀很滿意,他看向Sebastian,後者的神情有些暈乎乎的,腳步輕柔又虛浮,一路上身體的重心都放在Chris身上,轉瞬間,Chris又覺得他沒什麼好苛求的了。
把Sebastian放回房間去睡覺絕對是眼下最好的做法,至於明天?明天會有屬於明天的做法,時候到了再說。Chris只知道他即將對著鏡頭微笑,透過那些鏡頭,Sebastian也會看得見他的笑,無論在地球的哪一角。
他因此笑得合不攏嘴,電梯來到了一樓,門打開時,Chris和Sebastian走進去,他們轉身面對門外,就在門即將合起來前,剛剛和Chris合照的兩個女孩朝電梯奔跑過來,Sebastian發出一聲驚呼,Chris順勢用手擋住門板,女孩們愣住了,她們似乎現在才看到電梯裡的兩人,腳步杵在門前不敢動。
「快點進來!」Chris說。女孩們互望一眼,這才怯生生地踏進包廂。


既然每個人都有機會當上主角,無意間闖入電梯的兩個女孩,突然就接下了作者的筆,書寫最後幾行的字句責任重大,不過當下,女孩的指尖在發抖,她們根本來不及會意自己正在經歷什麼事。
在女孩的眼中,她們看見兩個平易近人的偶像,其中一位剛剛才和她們拍完照,同樣的笑意現在也懸掛在對方臉上,絲豪沒有消退的意思。除了令女孩們傾慕的Chris Evans,另一位叫Sebastian Stan的男人也非常可親,本人比鏡頭上好看五十倍,他在女孩進入電梯時就詢問她們要到幾樓,然後替她們按下樓層,驀地,女孩為了自己沒有和這個男人合照而滿心懊惱。
Chris和Sebastian在電影裡飾演一對同生共死的搭擋,兩人私底下的關係,貌似也比傳聞中更好。至少從女孩見到兩人開始,他們與對方寸步不離,即使和初見的陌生人關在同一個小小的包廂,兩人也沒有停止過交談,交談中時不時穿插著笑聲。
在這場異常熱絡的氛圍中,女孩完全不知道該作何反應,電梯爬升的速度太快也太慢,她們所能做的,只是極力克制自己不要缺氧昏過去。


Sebastian靠著鏡子,Chris面向他,比手劃腳地說道,「你知道嗎?稍早我去櫃檯報到時,曾經跟那裡的人做出這個動作……」
「啊,是不是這個動作?」Sebastian模仿Chris擺出一個敬禮的手勢,他模仿得很像,Chris哈哈大笑。
女孩們的樓層在十樓,她們進門時,看見Chris按了五樓,Sebastian按了八樓,樓層目前攀升到四,也就是說,Chris和Sebastian即將要分開了。
可是他們看起來毫無離別前的感傷,還顯得很快樂。


在這樣的時刻,該說想念嗎?不,想念是老掉牙的台詞,只存在被緬懷的過去式中。未完成的約定,放在即將到來的明天。兩個仍要聚首的人,不需要用這個詞填補未來。
『叮』的一聲,五樓的數字亮起,電梯門滑開,Chris原本已轉過身,面向門口,Sebastian從後方拍拍他的背,然而,就在Chris要踏出腳步時,他突然轉回來,張開雙手抱住Sebastian。
兩個女孩嚇傻了,一直到日後,她們也不確定那天見到的是不是在做夢。不只是女孩們,Sebastian看上去也嚇得不輕,Chris把他抱得很緊,他的頭髮黏在他肩膀上,衣服在他臂彎下形成一條條皺折。包廂裡的四人每一人都把對方的呼吸聲聽得清清楚楚。


該說晚安了嗎?
該說晚安了吧。


滑開的門板在左右兩側停頓,空氣和時間一起凍結,過了不知道多久,電梯門又開始向正中央關起。
Sebastian的肩頭在這時放鬆,他抬起一隻手,撫摸Chris的背肌,女孩們看見了這一幕,在她們看不見的視角,Chris湊到Sebastian臉旁,親吻了他的耳垂,Sebastian耳朵到脖子的一片皮膚在鏡子裡變成粉紅色。
趁著門還沒全然闔上,Chris迴身,一個箭步衝向門前,他伸出右手,擋住夾起的門板,就像剛才他為女孩們做的事。接連兩次,他的手掌都發紅了。
門重新打開,Chris跨出去,他站在門口回頭,對電梯裡的人眨眨眼,「是不是很勇敢?」


 




謝謝收看!會有番外!

队长家的冬喵:

重刷队3又被记仇的史蒂乎可爱到了。
.
.
.
.
(锤哥也不总是反面案例)




现在才刷出评论来…时隔太久错过回复时机了_(:_」∠)_谢谢评论你们都好可爱啊2333

这目录竟然该死的艰巨★☆∅

晒豆酱:

没整理完,让我缓缓……先置顶,慢慢补全


★ 已完结


☆ 未完结并短期内填坑


∅  填坑是不会填坑的,这辈子不会填坑的




★《看门狗》(全员黑帮AU,并涉及大篇幅索马里战区描写)


简介:军火大佬史蒂夫在一次剿灭交易中捡了个吊儿郎当的雇佣兵回家。甚喜。


主CP:盾冬   副CP:锤基 微鹰寡、贾妮、贱虫,且有原创人物出现。


汇总地址:戳这里




★《You are my soldier》(全员向导哨兵AU,含审判冬兵情节)


简介:最强向导美国队长一直坚信自己的哨兵还活着,终于在与九头蛇的一次对战中发现了他。甚喜。


主CP:盾冬   副CP:微鹰寡,且有原创人物出现。


汇总地址:戳这里




★《第三类报告》(全员兽化人AU


简介:新晋警员Steve受命照顾好他的新搭档,然而他最痛恨熊科,于是把Barnes探员带回了家。甚喜。


主CP:盾冬   副CP:锤基 鹰寡 ,且有原创人物出现。


汇总地址:戳这里  


番外地址:  




《不做大哥好多年》(快乐源泉沙雕向)


简介:复联三的巴基掉回美队二的时间线,于是他决定照顾当年失魂落魄的自己。甚大喜。


主CP:美队一、美队二与复联三的盾冬,一共三对儿。


地址: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配合阅读:★罗马尼亚小骄傲(抽风向


简介:上文中的大哥巴基,当年也是个小清新。甚喜。


地址:汇总篇




☆《鬼瞎了才会看上我》(loser攻和幽魂谈恋爱)


简介:Dennis是个干嘛嘛不成的大帅比,在离婚当天,他见到了家中居住多年的文艺幽魂Clay,吓哭。甚可怕。


主CP:丹克雷 (Chris恶搞短篇中的ED主人公Dennis和Sebastian在《含笑台上》连续剧中出演的脱口秀演员Clay)


地址: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这友情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又名《在瓦坎达重拾初恋》(美队三后设定,冬兵温柔设定)


简介:巴基去除了洗脑词,也失去了一条手臂。他必须尽快想起来一些事情,否则这友情简直太诡异了。甚急。


主CP:盾冬


地址:1  2  3  4  5  6




★《人间洗格》(未来世界及赛博朋克AU)


简介:一直想去地下城的顶级罪犯巴基接了个大活,帮助一位连名字都忘光的金发男人找回记忆芯片,然后得到丰厚道德金作为报酬。甚喜。


地址: 上篇   中篇  下篇 




★《全息接近》(末世拜占庭及蒸汽朋克AU)


简介:孤独的王子惨遭放逐,踏上他的星际旅途,但遥远的PG8091星球已为他灯火通明,恭迎陛下。甚喜。


主CP:柯王子


地址:一发完




★《海的儿子》(中世纪人鱼AU)


简介:船副詹姆斯在航行途中偶遇一条巨大的金色美男鱼。甚喜。


地址:一发完




★《海的傻儿子》(现代人鱼AU,不是搞笑文!)


简介:潜水员史蒂夫从邪恶的实验基地解救出一条凶猛的美男鱼,被抓到半死。甚喜。


地址:一发完




★《三天零两夜》(芽冬普通人AU,冬战损)


简介:战争结束,没能通过体检的史蒂夫终于等来了巴基回家的火车。甚喜。


地址:一发完  


番外:上篇   中篇   下篇




★《绿林罗宾汉》(中世纪人鹿AU,养成)


简介:惩恶扬善的绿林罗宾汉史蒂夫,终于等回了他的小鹿精。甚喜。


地址: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含肉)




★《部落奇缘》(风中奇缘AU)


简介:自然保护斗士史蒂夫发誓要守护印安部落的最后一块净土,冒险将瓦尔冈尼印第安小酋长带入了文明世界。甚喜。


地址:上篇  中篇  下篇




★《相依没命》(丧尸变人AU)


简介:巴基死了,他变成了一个丧尸,倒霉催的还晕血。于是他收了一个大个子丧尸当小跟班,天天吹牛逼。甚喜。


地址:上篇  下篇(含肉)




★《神TM巴基三部曲》(重H,pwp)


简介:冬兵觉得自己背叛了巴恩斯中士对美国队长的友情,因为他只想冲美国队长的大臀肌吹口哨。甚喜。


地址:一部曲  二部曲  三部曲




★《思念成霜》(复三剧透刀)


简介:反正就是舌尖一把刀,喜不起来,复联三最讨厌了。


地址:一发完




★《反噬梦境》(这个AU不好总结)


简介:坠海之前的史蒂夫许了一个愿望,然后被魔方送到了未来。不是特别喜。


地址:一发完




★《一次性用品》(搞笑pwp而已)


简介:冬兵发现了一个大秘密,集齐美国队长四款XX棒能召唤真人。甚喜。


地址:一发完




★《别惹史蒂夫》(交换生芽冬AU)


简介:巴基的义肢在纽约大停电中用光了电池,只有一个小个子愿意帮他。甚喜。


地址:一发完




★《共和国万岁》(共产主义ABO)


简介:美利坚共和国队长史蒂夫是一个大龄剩A,通过系统分配,他要与一个O强人结婚了。甚喜。


地址:一发完




★《生而为猫,太郁闷了》(九命猫AU)


简介:巴基知道自己是一只猫,于是他力挽狂澜,从死神手里抢人头。甚喜。


地址:上篇  下篇




★《医生与混混》(ABO,pwp)


简介:读完了医学院的史蒂夫回到家乡开诊所,然后发现自己的竹马根本不是alpha。甚喜。


地址:上篇  下篇




★《他是龙》(人龙AU)


简介:神奇四侠中的霹雳火准备泡一条龙,货真价实的那种。甚喜。


主CP:火却斯


地址:第一篇  第二篇  第三篇  第四篇  第五篇(肉)




★《一篇论文引出的十四封信》(双向暗恋)


简介:Sebastian发现美国队长的扮演者Chris居然是曾经暗恋的笔友。甚慌。


主CP:桃包


地址:上篇  下篇




《当seb带bucky去gay吧》(盾冬、桃包pwp)


简介:冬兵和塞巴斯蒂安成为了好朋友,并且在伴侣不知情的情况下去gay吧浪了一把。两位伴侣深感震惊。甚喜。


主CP:盾冬 桃包


地址:上篇  下篇




★《我家omega爱漂亮》(清水abo设定)


简介:巴基是一个Omega,他从未对自己的属性感到自卑,相反,他特别爱美。甚美。


主CP:盾冬


地址:一发完   番外篇




★《Rescue plan》(柯踢街pwp,与阅烬太太合写)


简介:当踢街得知柯蒂斯被敌人绑架,决定自己去救他。甚嘤。


主CP:柯踢街


地址:一发完




★《糖果贩卖箱》(柯踢街小甜饼)


简介:柯蒂斯有着与外貌极为不衬的职业,他的糖果店除了一个小卷毛根本没人敢来。但其实另有隐情。甚喜。


主CP:柯踢街


地址:一发完




.★《超级小战士》(盾冬清水ABO)


简介:冬兵决定将自己冻起来,然而他的体检报告可不是这么说的。甚喜。


主CP:盾冬


地址:一发完


番外:《超级小昆虫》(小战士番外,昆虫AU)


地址一发完




★《穿越时空的爱恋》(火王子、柯踢街、盾冬、桃包四组大穿越)


简介:从一个故事,到另外一个故事。他们开始,他们从未结束。甚晕。


主CP:火王子 柯踢街 盾冬 桃包


地址:一发完




★《如何吃掉大自己15岁的男友》(柯踢街pwp)


简介:基本上就是pwp黑历史,甚想删。


主CP:柯踢街


地址:一发完




★《传说每一头鹿精都有命中注定的伐木工》(火王子、柯踢街、盾冬小甜饼)


简介:三个伐木工能否寻找到命定小鹿呢?甚喜。


主CP:火王子 柯踢街 盾冬 微锤基


地址:一发完







[evanstan] 隐情 下(兄弟AU)

花果山:

*边缘丧病,三观不正,必须慎入!


 


*病恋!亲兄弟!双性包!怀孕产乳!略微斯德哥尔摩!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




隐情(下)吃肉戳我




据说要连起来看才好懂,所以【完整版】戳我




24小时内的三更,一日完结,肾亏待补,不留点评论奖励我吗【伸手

Evanstan扫文记忆

春意阑:

CE/384 RPS 扫文,放一些关键词免得重温的时候忘了


这几天突然多起来了还是先开个吧,主要还是来自几个博客


重温的时候一大堆都删了不存在了被HX了我恨lof……


原创:


1,【未完】有点甜,轻松向,384的死党各种助推,拍摄美队系列时的故事,互动超超萌


2,后来,见父母啦XD!!!


3,不熟,Scott开了酒吧,CE的心头落下了最后一根稻草,384在车窗里照来的第一缕阳光中决定了未来【喂


4,【未完】赫拉的祝福 ,CE和384在美队1后闪婚6个月,美队2重逢


5,【未完】这世上没有一见钟情,美队2拍摄时期的事……貌似,才开了个头


6,妄想系队长,内容如题XD,嘛,一朝上手了一切都不会是妄想了是吧CE?


7,【未完】Time in a Bottle,美队1拍摄时期的事,意境如题


8,【未完】健身房play,RT,CE健身教练/384小演员AU,CE先生的私人教授时间^^


9,【未完】蜜蜡脱毛play,RT,蜜蜡脱毛play2蜜蜡脱毛play3蜜蜡脱毛play4 蜜蜡脱毛play5,CE准备要去除384的人性了,甜,好戏还在后头~


10,【未完】电影院play,RT,情侣包厢擦枪走火前奏,以上三个都是同一个作者的脑洞


11,A Little Punishment,pwp,CE大明星/384电影公司CEO的AU


12,Play with fire玩火,pwp,384的玩火,航母的大腿绞杀果然激发了作者的脑洞,不过不要擅动人家的护手霜啊XD


13,夜会,曾经有过一段,也只能渐行渐远,最后384来祝贺了CE的婚礼


14,低等动物,夜会后续,然后他们来了一发……………………爱过QwQ


15,不要抓我,pwp,陌生人AU,电车痴汉…………额,pwp……嘛…………


16,【未完】You Must Be Kidding Me,CE和队长互穿啦!RPS和盾冬双线并行【作者删了找不到了……


17,【未完】Paradise Kiss ,算AU?大学时384就和CE认识了,但是似乎时间线上384现在的男友是Chace


18,Little Star,作者你快说到底给384安排了什么虐心虐身事件…………时间线美队3后3年左右,CE当导演想指引384走出困境,还没有写到是什么丑闻让384只能销声匿迹。大概是徘徊在58线和待业没戏拍与现实微妙重叠了,这篇特别让我揪心……


19,荷尔蒙,CE学术地研究了一下384散发的荷尔蒙的类型


20,你他妈的才是仓鼠,两人的家里多了一只仓鼠


21,于心有愧,作者说可以看作玩火的续,或者独立看也可以,最后两人还是只能抛开过去,各自结婚……


22,【未完】夜访 ,吸血鬼AU,伪父子养成年上←作者的tag,开头时CE(看上去)二十多岁,384(似乎)7、8岁,暂时只有开头


23,偷窥者,384感冒了还去游乐园当义工,碰到了放心不下的CE,毛茸茸的熊装和兔子装,超萌><


24,By my side,关于那张AM·384·局长·汤包·CE站位图的脑洞,给机智的AM大大点赞,看到吸油纸一秒破功23333


25,【未完】Song for a friend,还只有开头,目测384单箭头CE


26,成人游戏 ,哈哈哈哈结婚后玩些游戏确实很情趣哈哈哈


27,facetime play,pwp,声画俱全的电话sex,384曾说过他最喜欢电子产品就是ipad~


28,【未完】风花雪夜 ,从美队2快开拍时讲起,可以开始交流感情啦


29,在一起,双向!暗恋!终于!表白!亲友们GJ,甜甜哒


30,羞耻Play,CE给384的惩罚是陪他看完一整部电影【哈哈哈不要老是拿魔界契约欺负384啊


31,【未完】我们是如何走到了这一步?,慢慢一步一步来的双向箭头


32,生日快乐,CE的生日大家一起庆祝!


33,Love Someone,大甜饼!在颁奖礼上向世人公开恋情


34, 漩涡 ,CE的生日少不了384的隐秘祝福,“陷入了一个跟波板糖一样甜蜜的漩涡”


35,【未完】Good Morning,双向暗恋的话,419也会不只是419的!


36,Forget to tell you,CE/384无差,从队1插科打诨到队2的两人,无差意味,384给过CE一次手活


37,小甜饼的小甜饼的小甜饼,CE和384穿越到了美队和冬兵身上,体验真·复仇者联盟的生活后情感突飞猛进


38,First Date,关于第一次约会的事情,纯情的两人啊!


39,我们约会吧,一场恋情一次约会足矣……


40,不要随随便便Google你自己,热衷于google自己的384(来源于一次访谈的梗)终于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41,Try,青梅竹马AU,384与一起长大但大他一届并且入伍了的CE的故事


42,今天的Sebby也是甜甜哒,两人google自己的小甜饼


43,我们总会有办法,(40,我们约会吧)的后续,CE找到了384后的一发


44,big big fangirl,假如CE是384的迷妹呢?


45,所谓告白,384的腰在拍摄中受伤了,CE来照顾他


46,【未完】Friends and lovers ,384和bucky对穿了XD


47,Match Outfit,费城漫展的脑洞~☆


48,突发小甜饼X4,也是费城漫展,chris来探望384~★


49,Cut you out of my heart,同样是费城漫展的脑洞,chris视角的独白QwQ


50,一个关于Comic Con Philly的脑洞, 费城漫展,chris悄悄来看384啦


51,费城脑洞,费城漫展,种·种·细·节


52,So Specia,CE对384来说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


53,我会说我是想标题会死星人吗?,作者的突发小甜饼,对美队3的脑洞


54,如何正确的亲到你的室友,两人是高中同学的AU,CE计划通り


55,敲钟脑洞,纽交所敲钟的背后~


56,【未完】一起养孩子,seb临时接了个照看婴儿的任务!


57,小甜饼X4,小甜饼的番外系列


58,一起来晨练嘛,晨练有益身体健康


59,普通人,无关身份背景经历的普通人的恋情


60,Date with me ,CE调香师384餐厅服务员AU,一见钟情


61,温度,吃货seb和摘心高手CE的小甜饼


62,身体美容,384为CE的nipple做美容~


63,领带play,一根领带的N种用法


64,patient,尽心尽力的医生与逐渐沉沦的病人的play


65,【未完】Unlock/解锁,两人之间的距离慢慢慢慢慢慢地缩小了wwwww


66,意外的出柜方式,CE犬化!


67,【未完】和吧唧熊聊聊天吧,CE熊化!


68,Sweetest,384吸血鬼设定,好甜的AU啊(>艸<)


69,【未完】新来的编辑,CE是才华横溢的小说家,384是新接手他的编辑




翻译:


其实大部分都可以算作pwp……


1,【未完】Willful Negligence,384已弯且有男友设定,CE发现自己心意中,作者好像断更很久了……


2,Break Your Heart And Give You Mine,非常详细的相爱描写,最后终于吻上了,然后盖棉被纯聊天【不,在洋妞遍地黄暴的pwp中犹如一股清流……


3,Black and Lacey,NC17,女装蕾丝内play,说不出英语只能讲罗马尼亚语意外的带感


4,Hand prints and good grips all,NC17,384醉了,酒吧里隐秘的肌肤饥渴一发,回去好好享受吧^^


5,And the part where I push you,NC17,pwp,“给我六个小时,然后你就能再【】我了”←光是写摘要就是扑面而来的肉香……


6,Mafia Au,NC17,pwp,虽然题目如此但是看不出来Mafia?Daddy kink,Blow Job


7,You're all mine tonight,NC17,从酒吧里就开始一路黏糊到车上的两人,get · a · room


8,All I wanna see you in is just,NC17,daddy kink(CE的那句sweatest kid真的是激发了好多脑洞啊简直成为一个梗了)


9,So hold on until it's over,R,少年CEの烦恼【不,在某个隐蔽的角落开始走向NC17时戛然而止


10,you are my sweetest downfall,PG-13,短小温柔的事后


11,Under the Pretense of Yearning,NC17,pwp,酒店房间.avi,结尾温存


12,汤上洋妞脑洞,pwp,如果胡子蹭到大腿内侧会怎样呢?好吧洋妞脑洞太神了猕猴桃的形象瞬间又高大了许多。


13,陪你一起毁台词,M,##互攻##,With you and the F**king lines,逗比的两人时不时在H中爆台词的故事


14,Better Than Him,NC-17,384和chace是过去式,前半关于健身后遗症的描写很逗,384的黑历史魔界契约反而成了气氛转变的关键,两人的性格都很喜欢


15,Beard Burn,pwp,猕猴桃!猕猴桃!猕猴桃!


16,Sweet thing,pwp,384用特殊的方式祝CE生日快乐^^


17,Only I Would Know,NC-17,关于要不要小孩子


18,Afternoon interlude,phone sex


19,i've never seen anything quite like you,在384给他做了N次口活之后CE决定要突破暧昧,有微384/CE

【Evanstan/盾冬】更文合集(已完结部分)!

F局长:

此链接会定期更新所有完结文(现更新截止至20180620)




Evanstan



  • 日久生情(现实向设定)



篇一  篇二  篇三  篇四  番外  篇五  篇六  番外二  篇七  篇八  篇九


番外.与浪漫无关  番外.爸爸们的日常  番外.与爱有关  番外.某日清晨



  • 破茧 (一个黑道头子调教迷糊小卧底的故事 微盾冬)



篇一  篇二  篇三  篇四  篇五  篇六  篇七  篇八  篇九  篇十  篇十一  篇十二


番外 (盾冬/Evanstan)  番外二  番外三  番外四  番外五  番外六  番外七



  • 你好,我站柯TJ(一个Sebastian站定柯TJ的歪脑洞)



第一发  第二发  第三发



  • 少年无猜(奶包奶桃初恋史)



初识  约会  告白  目标  “见家长” 苞-上篇  苞-下篇  终有重逢



  • 共话纽约心(Evans兄弟如何吃掉一对好基友?)



                    十一  十二  十三



  • 燃情洛杉矶 (一段破镜重圆的故事,共话系列第二部)



                    十一  番外一  番外二 



  • 恋恋笔记本 (肉食CE VS 草食软包)



篇一   篇二   篇三  篇四  篇五  篇六  篇七  篇八  篇九





爱上  人形兵器天使心  撞衫真的很烦恼  


Baby,谈谈我们的小友情  迷妹不让我刮胡子(小友情后续)


请你帮个忙  我们拉个勾(帮个忙后续)


我们不一样  Touch,touch  再见不再见




【盾冬】



  • 情感与理智(律所AU 一个律所调查员想撩别人反被撩的故事)



篇一  篇二  篇三  篇四  篇五  篇六  篇七  篇八  篇九  篇十  篇十一


篇十二  篇十三  篇十四(完结篇)


随缘地址



  • 璀星(拨云后续 ABO设定 一对表兄弟的甜言蜜爱)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 Steve Rogers恋爱特别行动小组



              





【柯TJ】 



  • 拨云(ABO设定,一个军官和少爷的婚姻成长史)



篇一  篇二  篇三  篇四  篇五  篇六  篇七  篇八  篇九  篇十  篇十一  


篇十二 篇十三 篇十四 篇十五  番外一(主锤基) 拨云 番外二.上  


育娃番外  随缘地址  





【火TJ】


盾冬 02.05文产出整理

Stucky同人文收藏夹:

★既往存档见收藏夹PC端 - 手机端 - 介绍
【一发完】
Snowy Night - PP_yi3
自慰,手铐,颈圈,内有瓦坎达冬,脑洞造型有参考微博。
- 原作向  PWP

Later is Better Than Never - 咸鱼🌚
Summary:“只要你叫我‘巴基’,我会记得你。”
- au:校园  圣诞 甜

守园冬×偷李盾 - 本老师是只喵
巴基发誓如果他再看到隔壁村那个金头发蓝眼睛的偷李子贼,就算他的胸肌再火辣他也一定要一枪打爆他的狗头,真是见鬼了,自从他辞了九头蛇的工作来到瓦坎达的李子园以来,他每天都会在同一棵李子树下,碰见那个该死的偷李贼。
- 原作向  复3  轻松

关于史蒂夫学长和他的小迷弟 - 左纶
直到某个金发大胸的boy上台之前,巴基都都处于一种我是谁,我在哪,开学典礼为什么这么无聊的状态中,只有手中的李子还能给他一点安慰。
- au:校园

蓝眼睛的秘密 - 若叶时代的神崎瞳
“So, you have a secret.Cap.”Natasha饶有兴致的盯着Steve看,这也是复联内战之后,他们第一次相见。但是即便如此,通过Cap忠实的战友和崇拜者——Sam,整个复联都知道美国队长和卡特特工的侄女Sharon接吻了,当着他和传说中的Winter soldier的面。
- 原作向  队3

告白气球 - 缤纷果酒
塞纳河畔的风总是蓄着股暧昧的香味,那是左岸边的咖啡店里飘出的醇香,勾起多巴胺分泌的欲望。
- au:现代  黑盾

Steve Rogers同学的深夜教育课程 - 黄色废料生产基地
“ 你穿着睡袍就去酒吧并且半夜三点喝冰啤酒这件事我需要和你详细谈谈,晚上来我房间,Bucky。”
- au:校园  PWP

初体验 - 子书青石
在军营里,巴基和他的朋友上床了。
- 原作向  队1  ABO  PWP

【连载中:1-5章】
唤醒你的敌人 - 子书青石
这是一条冗长的甬道,昏暗的光无力的打在众人身上。这种低亮度高饱和的灯光通常用在博物馆里,以便展品不受损害且利于欣赏,而灯光正中心的正是这样一个珍贵古董。但没人敢把他叫做九头蛇的资产,这是一个凌驾于他们之上的危险武器。
- 连载  原作向  部分漫画  蛇盾  鹿队

我不叫Bucky,我就是bucky! - 问天诚
Bucky恢复记忆的前提,杀手转行特务,出任务时候在郊区炸房子转头遇见了不该遇见还弄不死的steve。
- 连载  au:现代  au:警匪  特工冬  特工盾

DAYS and MOONS - 光已
史蒂夫是一个红蓝涂层的人物手办,他和他最好的朋友巴基,另一个比他稍矮一点的手办,并立在男孩马丁卧室的窗台上。
- 连载  au:玩具总动员

认错哥哥怎么办 - 风文徒
故事发生在雷神3之后,锤哥的飞船遭遇灭霸袭击。船上的人民幸存,但锤哥和洛基都受了重伤。洛基失去记忆,只记得自己叫洛基和自己有一个哥哥。洛基误把同样金发大胸的美队当成了自己的哥哥,从而发生一系列啼笑皆非的故事。
2★
- 连载  原作向  雷3  虫铁  锤基

Talk Dirty - Vikaka
警告:OOC,互攻。赛博格&性爱机器人,略黄暴。
夜晚,巴基摘掉他的过滤罩走进酒吧,没多少人,酒保克林特正百无聊赖地站在柜台后面玩他的全息面板。“晚上好,巴恩斯,”他抬头望着巴基,摆出那公式化的微笑,“来杯老样子?”
2 - 3★
- 连载  互攻  au:赛博朋克  性爱机器人盾  赛博格冬

我的杀手男友 - 纳兰妙殊
★ 浪漫爱情轻喜剧!!!
Summary:一次任务中,神盾特工队队长史蒂夫遇到一位超可爱的青年巴基,两人天雷地火地爱上了,但史蒂夫不知道自己甜蜜男友另一个身份,是顶级杀手公司的头牌冷血杀手。
2★
- 连载  半au  杀手冬  警察盾

一线之差 - 阿九未能怀瑾握瑜
富豪妮妮的大厦为何频频有人被杀?
军方机密文件又将何去何从?
请收看今天的法律讲堂(不)
2 - 3★
- 连载  au:现代  锤基  警察冬  闺蜜组

方寸之间 - Honey orange蜜橙🍊
退役理由清奇的Bucky被全世界嘲笑看不起,而Steve希望用金腰带证明他是全世界最优秀的运动员。
2★
- 连载  au:现代  拳击手冬  拳击手教练冬  拳击手盾

【连载中:5-10章】
Right here waiting - 空潭
Natasha无奈地看着身旁完全不在状态的Steve,“拜托Steve,我可以假定你现在的失魂落魄是有百分之十分给你今天要见的新婚丈夫吗?”
2 - 3 - 4 - 5★
- 连载  au:娱乐圈  au:我们结婚了  au:现代  贾尼  锤基  偶像盾  男模冬

邪神还是爱神? - 社会你基哥
巴基从来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碰上这种怪事。
2 - 3 - 4 - 5 - 6★
- 连载  原作向  女体盾  豆芽盾  闺蜜组

Fireworks - Honey orange蜜橙🍊
Steve Rogers是纽约布鲁克林区一位出色的消防员,也是消防大队的队长。
2 - 3 - 4 - 5 - 6 - 7 - 8 - 番外1(PWP)★
- 连载  au:现代  失明盾  消防员盾  训犬师冬

【连载中:10-20章】
就不BE三十题 - MoonlightOutsider
[短篇系列]
之一: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2 反目成仇 - 3 终其一生的单恋 - 4 分手 - 5 与爱无关 - 6 报复 - 7 七年之痒 - 8 错过一世 - 9 杀了你 - 10 一直都是骗局 - 11 抱歉,我不认识你 - 12 无爱亦无恨 - 13 永远触碰不到的恋人 - 14 从未相遇 - 15 无知伤害(主锤基) - 16 我们都老了(stucky无差,论坛体)★
- 连载  无差  原作向  复联  冬寡  幻红  盾佩  贾尼  锤基  鹰寡

八一八我那两个gay而不自知的直男同事 - -废孚一只-
神盾论坛>复仇者联盟区:
4L.你还我隐形的翅膀(楼主)
正在出任务,码字慢,稍等。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连载  原作向  贾尼  绿寡   贱虫  论坛体

Yes Sir - 克拉德美索
我只会在一个地方服从命令——你的床上。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连载  au:军队  au:特种兵  特种兵冬  特种兵盾  白发盾

【连载中:20章以上】
第三类报告 - 晒豆酱
“我反对!” Steve Rogers大声说,紧紧盯着新搭档的档案。
Steve Rogers——物种:兽化人(猫科—豹属—虎),年龄29周岁。三岁时亲眼目睹父母死于兽化人的利爪,从此对自己兽化人的基因感到痛恨和耻辱。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小段子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33 - 34 - 35 - 36 - 37 - 38 - 39 - 40 - 41 - 42 - 43 - 44 - 45 - 46 - 47 - 48 - 49 - 50 - 51 - 52 - 53★
- 连载  au:兽人

缔结婚约 - Terstok
Loki Laufeyson摘下足以遮住他整张脸的帽子,解开宽大厚重的斗篷,递给—旁毕恭毕敬低着头的侍者Agatha。Agatha将斗篷收好,出门端回了一盆热水,将布巾打湿后,递给了Loki。
“殿下,待会您可以换上轻薄一点的外衫,阿斯加德这可比约顿梅姆暖和多了。”Agatha说道。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连载  au:城邦  au:西方  EC  锤基  将军盾  贵族冬  ABO  联姻

Thief/偷 - TL-lacey
彩光闪烁的酒吧人头涌涌,舞厅里烟雾弥漫,各种气味翻涌缠绕,隐隐织出一张七情六欲网,醉男舞女们仿佛是网中猎物,在朦胧中随着震耳的重低音疯狂扭动摇摆。
妆容精致的女人抬起头,红唇夹着细烟,眯眼吞云吐雾间,透过一张张沉迷酒色的兴奋脸庞,不期然对上一双湛蓝眼眸,灯光掠过,那眼神锐利地像只鹰,她一愣。
[1-7lof失效,8起含1-7的石墨链接]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连载  au:现代  贱虫  锤基  警察冬  警察盾